云南大学百科  > 所属分类  >  云大人物    云大教师   
[0] 评论[0] 编辑

陈省身

陈省身(1911?10~2004?12),浙江秀水人。其父陈宝桢1904年中秀才,辛亥革命之后进入法政学堂读书,毕业后进入司法界,长年在外工作。幼年的陈省身没有离开过老家,也没有正式入学堂或读私塾,但也背唐诗,能看闲书,有时还跟着祖母背佛经。父亲有一次回家过年,教他阿拉伯数字和四则运算。临走时留下了带回来的《笔算数学》,这是美国传教士狄考文和中国人邹立文合编的西方数学教科书,1892年出版,共印了18次,流行甚广。19世纪20年代,这本书虽已经有些过时,但陈省身却对它产生了兴趣,他根据父亲教的四则运算,做《笔算数学》里的习题。这便是陈省身最先接触的数学。
  1919年9月,祖母送他到秀水县立小学,插班读四年级。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他兴冲冲地去上学,不料下课时,见到老师用戒尺打学生的手心,这深深刺伤了他幼小的心灵,再也不肯到那所学校上学。1920年9月,陈省身考入浙江秀州中学读预科一年级(相当于现在的小学五年级)。1922年,陈省身告别了秀州中学,随父母辗转到天津,插班进入天津扶轮中学,这所学校数学课本用的是当时流行的霍尔与奈特的代数和高等代数、温特沃思与史密斯的几何学与三角学。1926年7月,16岁的陈省身从扶轮中学毕业,考入南开大学,拜在姜立夫门下。陈省身受姜立夫的影响,对几何学产生了浓厚兴趣。
  1930年,清华大学研究生院理科研究所算学部招收硕士研究生,刚读完南开大学本科的陈省身,与同班同学吴大任同时被录取。然而到开学的时候,吴大任却没有来报到,清华大学觉得只有陈省身一名研究生,人数太少,遂决定缓办一年,让他去做时任清华大学算学系主任熊庆来的助教。一年后,陈省身离开助教岗位到算学部读研究生。在做熊庆来的助教期间,陈省身与熊庆来同在一间办公室,朝夕相处,他对熊庆来人格魅力的敬佩油然而生。1991年,他在美国加州写的一篇怀念熊庆来的文章中说道:“迪师为人平易”,“是一个十分慈祥的人”,“同他接触如坐春风。他在清华一段时期,不动声色,使清华数学系成为中国数学史上光荣的一章”。
  1934年,陈省身获硕士学位后,由清华大学推荐到德国留学。同年,得到汉堡大学的奖学金,赴布拉希克所在的汉堡大学数学系留学。在布拉希克研究室他完成了博士论文,研究的是嘉当方法在微分几何中的应用。1936年获得博士学位。从汉堡大学毕业之后,他来到巴黎。1936年至1937年间在法国几何学大师E?嘉当那里从事研究。E?嘉当每两个星期约陈省身去他家里作一次面授。大师面对面的指导,使陈省身学到了老师的数学思维方式。陈省身数十年后回忆这段紧张而愉快的时光时说:“年轻人做学问应该去找这方面最好的人。”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清华大学迁往长沙,与北京大学、南开大学联合成立长沙临时大学。因长沙战局恶化,1938年1月临时大学奉命迁往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陈省身随学校师生从香港到达越南海防,再换火车于2月15日抵达昆明。大批的内地人员涌入昆明,造成住房一时紧张。西南联合大学刚搬到昆明,也没有足够房屋供师生居住。陈省身初到昆明,与另外四个同来的西南联合大学教授住在熊庆来寓所的楼下,解了燃眉之急。
  为了提升云南大学数学系学术水平,加强数学系教师阵容,1938年12月,熊庆来聘请陈省身为云南大学数学系兼任教师,为云南大学学生讲授“高等几何”。对熊庆来一向执弟子之礼的陈省身对老师的邀请义不容辞,爽快地接受了聘任。1942年9月,陈省身再次被聘为云南大学数学系讲师,为数学系四年级学生讲授“非欧几何”。1943年6月29日至7月5日,云南大学进行毕业考试,陈省身担任“高等几何”部分的主考教师。
  熊庆来重视教师的学术研究,陈省身的学术研究同样受到重视。在当时经费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云南大学于1938年创办了《云南大学学报》,而陈省身在云南大学做兼任教师时完成的《两类仿射联络》刊登在首期学报的第一篇。
  1940年9月,处在抗日大后方的西南各省数学家脱离仍在上海的中国数学会,在云南大学至公堂成立“新中国数学会”,公推姜立夫、熊庆来、陈省身等七人为理事。陈省身还兼任学会的文书,负责学会的具体事务。1947年,中央研究院数学所在南京成立,陈省身任代理所长。1948年冬,中国政治局势发生决定性变化,国民党军队在华北遭到毁灭性打击。国民政府已经准备离开南京,向中国南部退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距离陈省身所在的数学所仅是一江之隔。时局变化使南京城内人心涣散。1948年10月底,陈省身接到美国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所长奥本海默的电报,邀请他去研究所工作,他在给熊庆来的信中写道:“生前日接普林斯顿Oppenheimer(奥本海默),来电劝速赴美国。目前在此不能安心工作,颇拟应邀前往。”当时在南京很难办到出国护照,陈省身请熊庆来打听在昆明办理护照的情况,“惟政府安定人心,教、外两部对于颁发护照,诸多刁难。臆昆明设有外交部特派员公署,申请护照者当不甚多,不知可否颁发赴美眷属护照(家属连本人的护照共四人),手续若何?”接到陈省身的求助信后,熊庆来四处托人帮助陈省身办理护照。在熊庆来等人的帮助下,陈省身领到全家人的护照,于1948年最后一天乘泛美航空公司航班离开上海,1949年1月1日抵达旧金山。陈省身是极不情愿离开中国的,在他出国前仍然在南京数学所潜心研究拓扑学,指望在这年大干一番,做出预期的成果,但时局的变化使计划落空。他在给熊庆来的信中写道:“炎夏已过,方冀可努力工作,不图又有此变化,国内进行工作诚属不易,为之痛心。”
  1949年,陈省身接受美国芝加哥大学的邀请,任该校数学系几何学教授。1952年任哈佛大学访问教授。1961年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由于院士必须是美国公民,为此,在入选院士前一个月加入美国国籍。1962年任美国数学会副会长。1972年9月8日,陈省身偕夫人郑士宇和女儿陈璞乘飞机抵达北京,访问阔别23年的祖国。其间,拜访住在中科院家属院的熊庆来遗孀姜菊缘。1977年9月23日,陈省身再次赴北京,受到邓小平的接见。此后邓小平多次接见陈省身。1984年,受中国教育部部长何东昌的邀请,任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1984年5月,陈省身获得沃尔夫奖,这是世界数学最高奖,人称“数学诺贝尔奖”。1986年5月,陈省身先后访问北京、长沙、成都、重庆、昆明等地。在昆明期间应邀到云南大学作学术报告并接受兼任云南大学名誉客座教授的聘书。陈省身具有非凡的记忆力,在来昆明的飞机上默写几十年前在昆明大观楼见过的大观楼长联仅错了三个字。他为云南大学师生作的报告生动活泼,给到会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报告会上介绍了世界现代微分几何的研究情况,给人以很大启发。报告会后,他欣然命笔写下“二十年后将云南建成数学大国的数学大省”,以此表示对云南和云南大学的厚望。在报告会上,有一位记者问及他成才之道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着眼未来,永远不停步。”1991年6月25日,陈省身再次到访云南大学,为获得第三届熊庆来奖学金的获奖者颁奖,并为数学系师生作了一场学术报告。
  1994年6月8日,陈省身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外籍院士。2000年他决定回国定居,1月17日,他对《光明日报》记者表示:“我选择回天津定居是想在有生之年多做些工作,把天津变成世界数学中心。”同年1月25日,天津市授予陈省身永久居留权资格。
  2004年12月3日,陈省身因病在南开大学逝世,享年94岁。为了表彰他对全人类的贡献,2004年11月2日,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下属的小天体命名委员会讨论通过,国际小行星中心正式发布第52733号《小行星公报》通知国际社会,将一颗永久编号为1998CS2号的小行星命名为“陈省身星”。

资料来源:
1?张奠宙、王善平著:《陈省身传》,南开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2?吴道源主编:《云南大学志·大事记》,云南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3?吴道源主编:《云南大学志·科研志》,云南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4?任南衡、张友余:《中国数学会史料》,江苏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

(刘兴育)

http://90.ynu.edu.cn/ljsy/ydrw/21560.htm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杜棻    下一篇 云南大学呈贡校区宿舍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